平静下的卑微

  很平凡的雨却在不久前,经朋友介绍,认识了编辑,虽然是副编,也是雨眼里敬慕的人。几天来时时溜进他的编辑部。那里阅览的人很多,干净整洁的室内书架堆满了一摞摞书籍。几案上还有一叠叠故事和一层层隐喻和暗语,说实话我是真的被那些书架上的大“黑蚂蚁”吸引着,陶醉其中的奥妙里忘了身处何地。本来是斗胆而来,不想留下足迹,只偷偷的缩在一边,不想引起那些书虫的注意,因为没见过大世面。后来一想,随安吧,既来之则安之,就算没人瞭一眼,也留下点湿痕,也算是对主人的一丝尊重吧!故此就在翻看过的“书未”贴上几个小不起眼的小“蚂蚁”。看到没人在意陌生人存在,也就自由自在的进进出出,如临无人之境。

  后来,大概是那几个不起眼的“小蚂蚁”引起编辑的目光,他可能也在琢磨打量雨的来意,给雨的足迹留下礼貌的回笔。当看见被注视雨心里沾沾自喜起来。心想,像我这等平庸的再不能平庸的人能让编辑一瞥,那可真是荣幸之至,一定要找个机会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情。

  一天早饭后,刚上班,没大事,就登上QQ,偶然看见编辑的头像亮着色彩,心想,斗胆去扰乱一下编辑的思路,看看是否被人讨厌!谁知,编辑却好像早已明白雨的心事,抢在雨的前边和雨打招呼,自己又暗暗的想,人家不愧是很有风度,受人尊敬的人,德才兼备呢。当时心情是真的很激动,因为自开始上学起就一直羡慕钦佩,作家,编辑,更何况还是第一次和高人接触,可想而之内心的欣喜。通过简单开场白,便滔滔不绝显示了雨的唯一特点,奔放与热情。我说:“我想投稿,找不到途径,朋友介绍认识你,你告诉我投稿的有关程序“。编辑很温和,虽然初次会晤,给人的印象是平易近人,没有摆一点高傲的架子。虽然话不太多,却给人一种聂摄力。他随机发给我一个邮箱地址,我看着这个邮箱地址,雨有点飘飘然。因为生疏,寥寥数语便结束了谈话。此后,稍有空闲就走进编辑部的大院,观风景,嗅书味里真正的醇香。却看见我贴上的“小蚂蚁”不知啥时间没了踪迹。我一页页翻找,没有,心底涌起一股说不清楚的滋味。但是,还是禁不住赞叹编辑不分昼夜,颠倒黑白的手笔诱惑,还是偷偷去哪里逗留,却再也不张贴那些“渺小的东西”在“书未”,又过了两天,我又去编辑那里闻书味,却让雨傻了眼,那些“小蚂蚁”依然纹丝不动的贴在书壁上,而且还有编辑留言给雨,内容是这样的:【一个内心坚强、阳光的人,在文章中出流露出真情实感,不做作、不居高临下,这样的文章大抵就错不了。朋友很有爱心,驾驭文字的能力又强,读书又多,还善于思考,又有悟性,我相信,经典之作指日可待!因为无权在你的空间回复,仅以此为拜赏《噙泪的微笑》之感言】。其它的几条“小蚂蚁”编辑都很诚恳的给了回复,雨顿时脸发烧,心跳加速,忽然明白了许多。不是编辑有什么架子和冷漠,而单单是雨自己失去了信心,是雨没真正看懂编辑的文品。更是网络系统导致的后起原因。

  雨开始瞧不起自己了,因为自己的稚嫩,总是以猥琐的心理歪曲事实,没有一颗稳重老练的品性去判断事物的原委,甚至于低估了对方的坦荡。而雨又何尝不为自己这样的不成熟而懊悔,而有谁会知道雨这一颗平静的内心,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卑微!

  前几天,也是经朋友引进,雨又和一个朋友认识。其实,在此之前,好像就与她擦过肩,只是彼此陌生。人家那座庭院真是优雅肃静,真的称得上书香雅斋,从外貌就能感知主人的淡雅娴熟,和大家闺秀的风范,深深读懂了“身居兰室优自香”的文意。雨的这位热心朋友,提前引荐时就告诉了雨关于她的一些事情。雨是个死心眼,那里知道自己有多无知。

  可以说她是雨认识的女人中最有才华的一个,认识她以后,被她的才华深深折服。雨还是肆无忌惮的走进她的世界。那里虽然看上去风平浪静,却高墙林立,俗人无法攀越,这里隐藏着无数文魁,是个藏龙卧虎之地。而雨却不知道天高地厚在那里大声喧哗,引人瞩目。

  一天,雨看见自己糊涂乱抹的一些草字后有了新评语,一看是她评的,心里又是按耐不住欣喜。后来一直因为敬佩之心去拜访她。当看到她那里鸦雀无声,环境干净优雅,少有的高洁,以一种敬慕的心静静坐在她的香室里,贪婪的翻阅着粗嚼着那些文字里的个中滋味。深深地被主人的才华所惊叹!观文如见人,读她的文就好似看见一个身著白衣,扎着两条黑辫子的淑女站在雨面前,姿态端庄大方,美而不妖,卓而不骄,如一朵出水静莲,粉白透着自然不加修饰的娇艳,亭亭玉立,钢中有柔。雨惊呆了。

  雨从来都处于一种涉世不深的骄横里,一贯狂妄自大胸无成墨。还几次在她的书上胡涂墨迹,私下里还自得其乐呢?忽然有一次,看见她的动态上有她新做的诗句,心想去探个究竟,其实本不想在下面造次,只是虚荣心作祟,故意张贴一首不达此意的诗做个试探,私下里却替自己脸红。看主人如何反应。还真应了所想,第二天朋友找上雨。她很识大体,沉稳中不动声色,先给雨简述了她的朋友,那些高人。说起他们的工作,地位,人品。个个才华横溢,居书香墨地,从不显山露水的秉性。而且把他们的诗词发给雨看,却真是让人敬佩至致。她耐心细致的给雨分析她们做的诗词,诗意和词里的精湛之处,还提出了关于诗词的格律与律韵,指点了雨平时局限于诗的押运把自己固定在一个框架里的写法误区,也谈起了同僚们的高深莫测,为了尊重他人所具备的深度与含蓄。当时,和她谈话中,了解了这些后,雨内心的忐忑与惭愧可想而之。雨就要求她删除自己的“张贴诗”,她爽快地答应了。其实雨又何尝不明白她给雨讲述的用意,是怕伤雨的自尊,是给雨留有足够的面子。然而,雨却平静如水,不想让她看见雨的心理变化,而她哪里知道,雨此时在这三尺荧屏后早已大汗淋漓,不是因为天气炎热,是羞得无地自容。看似平静的心里却为自己的无知与幼稚悔的抬不起来头。雨心想,她的朋友,都是博客,论文高手,作家等,不管是人品,地位和学识,还有知识的丰富,做人的内涵,都是雨力所不能及的事,人家能让雨走进家园,这就给了雨莫大的荣幸,而雨却在人家那里不知天高地厚乱折腾,到底算什么,不伦不类,打肿脸充胖子,目无白丁,还充雅致,这真是盘子里扎猛子不知深浅,赖哈蟆爬在门楼上假充小洋人。自责的情绪让雨一直都难以自拔。

  同是女子,雨长她一岁,她叫雨姐。而雨却感觉应该叫她姐。雨仔细琢磨相识的经过和她一言一行。感觉自己的天真稚嫩和虚浮让自己都把自己看的无有一点趣味,自己也讨厌自己起来。

  通过这两次的结交,雨渐渐明白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的含义。感叹自己,处在小小的蜗居,视野就这么大,“短视难观云外事,坐井不闻天外天”的狭隘。由自反省自己走过的路,用胡涂乱抹夸过的海口,感觉羞愧的无法诠释,无地自容。因为自己就是一井之蛙,每次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头顶上的那片天。还时常为自己的叫嚷声感觉自鸣得意,感觉自以为是的了不起。殊不知,大千世界里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高处不胜寒。处在自己小小的蜗居沾沾自喜,是多麽可悲的事。虽然,在人面前表现的还是那样平静,为何莫名的卑微却把自己完全吞噬了!

  心雨写于七月十四日下午

  赞

 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

  请点击左边分享,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,让更多人阅读!

网友评论